当前位置:关于我们 > 企业简介

企业简介 About us

发起贸易摩擦,美方打出的借口是追求公平贸易。但是,美方在谈判过程中荒谬地过滤掉一个公理,即公平贸易应该是“双向公平”的,没有共赢就没有公平。中美双方各自都有核心关切,核心利益绝无可能让渡。人们不应忘记,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中美双边协议是长达13年谈判的成果,当年双方举杯庆贺时曾反复强调那个决定成功的黄金法则——着眼共赢。互利共赢,互谅互让,求同存异,以诚相见,这些都是被历史检验过的、引导谈判成功的原则性要素。令人遗憾的是,美方现在还拿不起共赢这把金钥匙,走不出自设的“公平贸易”烦恼。美方选择一边倒地极限施压,到头来只能是错过解决问题的良机。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母爱》1869。

当然, 每一项重大的社会变化,都不会是偶然发生的,一定还要有更为深刻的渊源。我认为,周孝王令非子“号曰秦嬴”以使其“复续嬴氏祀”的时候,就已经显现出“姓氏混而为一”的必然性。因为此时“姓”还就是“姓”,“氏”仍就是“氏”, 这里所说的“嬴氏”实际上指的应该是“嬴姓”,非子此前所冒用的“赵氏”本与其出自“嬴姓”这一点并行不悖,何须一定要改而以“秦”为“氏”才又得以承续“嬴姓”之祀?这可以看作是“氏”重而“姓”轻、“氏”实而“姓”虚、“氏”显而“姓”隐的一种体现。顾炎武云“自战国以下之人,以氏为姓”(顾炎武《日知录》卷二三“姓”条),其进一步演化的结果,必然是“姓”趋同于“氏”。这一演化历程的转折性拐点,即郑樵所说“秦灭六国,诸侯子孙皆为民庶,故或以国、或以姓为氏”(《通志》卷二七《氏族略》三)。所谓“姓氏混而为一”,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姓”同一于“氏”。

“陕西秦岭的违规别墅群拆了,黑龙江牡丹江的曹园也拆了,河北曲周的袁府也被查处了,而位于我镇碧岭村的这栋别墅已经违建6年了,而且多次被查,但为什么就是拆除不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