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与注册×
两周内自动登陆 忘记密码?


注册

你的位置:首页 > 关于公司 > 公司介绍

  本公司致  4月2日,阳光新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000608.SZ)发布《关于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公告》,公告称,因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筹划转让其所持有的阳光股份29.12%股份予京基集团一事,要求阳光股份函询第一大股东并就相关问题予以补充说明,截至目前,交易双方尚未签署任何协议。具体而言,关注函要求ETERNAL PROSPERITY补充说明筹划转让阳光股份股权的原因,具体筹划日程表,是否就京基集团的财务状况、收购资金来源、收购意图进行背景调查,要求提供相关证明文件,并据此分析本次股权转让的真实性、可行性。其次,关注函指出,阳光股份3月28日披露停牌进展公告与4月1日披露的复牌公告存在矛盾,要求结合本次股权转让事项的最新进展,对此予以必要解释说明,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据此说明本次股权转让进展情况的真实性、可行性。关注函亦指出,京基集团目前为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达尔”)的控股股东,康达尔于2018年11月24日披露的《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显示:“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5年之内且本承诺人(京基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上市公司期间,本承诺人将以届时法律法规允许的各种方式解决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要求阳光股份函询京基集团并结合京基集团与上市公司、康达尔的主营业务情况,说明三方是否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领域,并就此分析说明京基集团本次收购目的、必要性、未来就同业竞争问题拟采取的解决措施。阳光股份年报显示,ETERNAL PROSPERITY DEVELOPMENT PTE.LTD.(简称“ETERNAL PROSPERITY”)是其第一大股东,旭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上海永磐实业有限公司为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12.25%。阳光股份此前公告披露,2016年2月,LeadingBigLimited与阳光城原第一大股东完成交割手续,Leading Big Limited通过RecoShinePrivate Limited间接持有21840万股阳光股份A股股票,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9.12%,权益变动完成后,公司无实际控制人。2016年4月,“RecoShinePrivateLimited”更名为“EternalProsperityDevelopmentPte.Ltd.”。也正是因为阳光股份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被业界认为是“壳资源”,行业人士分析,股权转让或为京基借壳上市。阳光城此前公告显示,其于3月26日申请股票临时停牌,并披露《重大事项停牌公告》显示,25日晚收到公司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 DEVELOPMENT PTE.LTD.(简称“ETERNAL PROSPERITY”)筹划转让其持有的阳光股份29.12%股份,交易对手方为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京基集团”)。 3月28日,阳光股份申请股票继续停牌,并披露《重大事项进展公告》显示“目前 ETERNAL PROSPERITY已与京基集团有限公司进行实质谈判,并已经决定基本交易条件及正在准备股份转让事项的相关正式协议文本,但尚未签署正式协议。鉴于ETERNAL PROSPERITY上层股东结构复杂,正式协议签署所需的内部决策及审批流程较长,ETERNALPROSPERITY预计于2019年4月1日完成正式协议的签署,并向公司披露相关事项。” 4月1日,阳光股份申请公司股票复牌并披露《复牌提示性公告》显示“ETERNALPROSPERITY尚未与交易对手方签署任何协议”。  北京时间4月2日,据路透社报道,波音公司方面称,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提交737 MAX飞机的软件升级包。此前,波音曾称计划在4月前将软件升级包提交给美国政府审核。   4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韩国总统文在寅昨天表示,他访美期间将为推动早日恢复对话作出努力,希望半岛和平进程取得进一步进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同日也表示,希望美朝领导人未来数月能再次会晤,朝着无核化方向迈出实质性步伐。中方对半岛最新动向有何评论?对此,耿爽表示,我们欢迎韩方和美方上述表态释放的积极信号,对韩方为推动对话、推进半岛问题解决所作努力表示赞赏。事实上,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后,双方都表达了愿意继续保持对话的态度。我们始终认为,在半岛问题上,对话协商才是根本出路,相向而行方能行稳致远。一切有利于缓和局势、推动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努力和行动,我们都给予坚定支持。耿爽指出,希望有关各方珍惜和维护来之不易的对话势头,继续显示诚意、互释善意、培育信任,设置合理预期,按照一揽子、分阶段、同步走的思路,推动半岛无核化和半岛问题政治解决成为可持续、不可逆的进程。作为半岛近邻,中方将继续作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

 

    “厌学症”在贫困地区滋生,背后折射出“读书无用论”在农村地区尤其是贫困地区的沉渣泛起。这种心态的形成有着一定的现实功利性考量: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农村孩子除了上大学之外,有了更多改变命运的途径:外出打工,互联网创业,等等。相比读书而言,这些方式对他们物质需求的满足触手可及。同时,这种心态的形成,也与贫困地区家庭教育意识日渐淡薄、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衡有关。人们对于教育的看法根植于现实的社会文化生态之上。要改变贫困地区群众对于教育的负面看法,就必须改变贫困地区教育所处的社会文化生态。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无论社会如何发展,教育仍然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手段,这一点早已为世界各国的实践所证明。退一步说,即使教育无法为每个人都提供一份优渥收入的工作,它对于每个人的丰富和发展、人生境界提升的作用仍然是不可替代的。根治贫困地区“厌学症”,就必须让这样的理念成为贫困地区的共识,重塑人们对于教育的认可和崇尚。为此,不仅需要加大贫困地区的教育投入,改善教育硬件设施建设,全面提高师资质量和水平,缩小城乡教育差距,让孩子们“上好学”;更重要的是,需对贫困地区家庭和学生加以正确引导,摒弃教育功利化的浮躁心态,重塑“读书改变命运”的观念和信心,使孩子们“愿上学”。(原题为《半月谈微评:越穷越厌学?改变基层教育文化生态是关键》)   北京时间4月2日,中国队一日双赛,但凌晨与意大利的比赛,中国队开局就陷入被动,只能以2比8的比分提前三局认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4月2日消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将开设专栏,集中公布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进驻情况。经党中央批准,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将对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能源局、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等3个中央单位,以及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一重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鞍钢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华润(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等42家中管企业党组织开展常规巡视。近期,中央巡视组陆续进驻上述地区和单位并召开动员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客户端和微信公众号将及时向社会公布相关情况,敬请关注。(原题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将开专栏公布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进驻情况》)   新华社北京4月2日消息,记者2日从正在北京举行的第八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了解到,在一年多来部分校外培训机构无证无照等问题基本得以管控规范的基础上,今年教育部门将继续会同有关部门,聚焦招生入学前、寒暑假等重点时段和重点热点地区,开展全面排查督查,严肃处理个别违规培训,持续保持高压态势。

    而和中国女队不同,中国男子冰壶在将近20年的发展过程中成绩并不稳定。其中冬奥运会的最好成绩,还要追溯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进入四强。而去年的平昌冬奥会,中国男队在争夺冬奥入选券的落选赛中未能突围,最终缺席平昌。   天眼查信息显示,4月1日,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新增一条动产抵押信息。抵押权人为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被担保债权数额为4500万元。瑞幸的动产抵押物均为咖啡机、奶箱、粉仓等物品,所属地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多地门店。 4月1日下午,瑞幸向澎湃新闻作出回应,称“这是一笔常规的设备融资租赁,符合我们轻资产运营的大思路。通过设备融资租赁等创新金融工具的应用,可以保证我们资产价值最大化”。瑞幸咖啡由原神州优车COO钱治亚于去年底离职创立,目前总部位于福建厦门。2018年1月试运营后,瑞幸咖啡就进入了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瑞幸咖啡已在全国22个城市共开设2073家直营店。2019年1月初,瑞幸咖啡公布了新一年的开店计划:年内新增2500家门店,年底门店总数超4500家。此外,今年以来瑞幸咖啡多次被外媒报道,正在寻求美国上市。对于上市的市场传闻,瑞幸回应“对此不作评论”。(图源:天眼查)两轮融资后估值22亿美元瑞幸咖啡线下门店的快速扩张得益于资金的支持。去年12月12日,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宣布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22亿美元。愉悦资本、大钲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中金公司等参与了本次融资。B轮融资完成后,瑞幸咖啡投后估值22亿美元。这距离上一轮宣布融资不过5个月。去年7月,瑞幸还获得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A轮融资后瑞幸估值10亿美元。其中,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都参与了瑞幸咖啡的A、B两轮融资。两次参与投资的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也都和神州优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2017年,大钲资本入局了优车产业基金,愉悦资本投资的项目就包括了神州租车、神州优车。有了资金的支持,瑞幸咖啡并不忌讳“烧钱”,在全面开店的同时,还以大力补贴吸引消费者。在瑞幸咖啡成立之初,用户可享受首杯免费、买二赠一、买五赠五、轻食全场5折的优惠。去年前九个月净亏损8.57亿元在快速“烧钱”的情况下,瑞幸也被外界质疑是否会成为下一个ofo。去年12月21日金融求职与培训服务商CareerIn被曝光,该机构获得的瑞幸咖啡B轮融资商业计划书显示,2018年前9个月,瑞幸咖啡累计销售收入3.75亿元,净亏损8.57亿元,毛利润-4.33亿元(毛利率为-115.5%)。根据瑞幸咖啡的规划,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仍需要通过“烧钱”换市场,预计2018年收入7.63亿元,2021年达185亿元。在亏损情况被曝光后,瑞幸方面回应称“我们全年的亏损会远大于这个数字。通过补贴迅速占领市场是我们既定战略,亏损符合我们预期”,并称“下一步,我们仍会在不同的时期采取不同的方式对用户进行补贴,在坚持高性价比和高便利性的基础上,为客户提供高品质的咖啡”。补贴放缓,瑞幸称“正常政策调整” 事实上,瑞幸的补贴力度已有所放缓。1月初,瑞幸咖啡在各平台上取消了原有的买五赠五,仅保留买二赠一,轻食全面5折的活动也改为6.6折。不过,瑞幸称,这些为正常的政策调整,由于瑞幸咖啡自提率已达到61%,提高外卖门槛也可进一步鼓励用户选择自提,同时会加大发放优惠券的力度,做到“灵活和适度的补贴原则”。老客户也会不间断地被推送1.8折券或者2.8折券。 “3到5年内补贴是我们的战略核心之一,不会停止补贴。这是我们和投资人既定的目标。”瑞幸咖啡CMO杨飞在1月3日的媒体交流会上称,“中国的人均咖啡消费是4杯,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这个数字是很可怜的。我认为2018年有可能是中国咖啡消费的元年。关于5年后停止补贴,用户是否会流失,我认为这个要根据综合因素看,不能只看补贴。”   新华社北京4月2日消息,记者2日从正在北京举行的第八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了解到,在一年多来部分校外培训机构无证无照等问题基本得以管控规范的基础上,今年教育部门将继续会同有关部门,聚焦招生入学前、寒暑假等重点时段和重点热点地区,开展全面排查督查,严肃处理个别违规培训,持续保持高压态势。   4月2日午间,四川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牺牲人员名单公布,27名森林消防队员中,1990年1月出生的蒋飞飞生前职务为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比他小7岁的程方伟是三中队一班班长。今年1月31日,凉山新闻网曾刊发一篇记录二人灭火中默契配合的稿件,文笔流畅活泼,出自代晋恺之手,这名1995年9月出生的支队宣传干事也在此次森林火灾中牺牲。代晋恺写道: 半轮皎月悬挂天边,漫天的星空清晰可见。安静的小镇里,村民们都还在沉睡,万物未苏醒,凉山森林消防支队的消防员们已经在整理装备,准备开始新一天的战斗。 “凉山州盐源县前所乡发生森林火灾!”2019年1月28日凌晨,一道紧急命令打破了该支队消防员的梦乡,而这一天正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中的小年。在前往前所乡的途中,擦肩而过的婚车数不胜数,许多村民赶着在这良辰吉日中穿上婚礼盛装走进婚姻的殿堂,但该支队消防员却穿着火红的扑火服向火魔肆虐的现场挺进。 “来尝尝这个,吃了爬山更有劲!”从消防员身边路过的村民周顺和说:“这个叫松毛糖,只有这几个月才有。”在攀爬高山时,消防员们看到山中的松针上结出了晶莹剔透的“糖”,都十分好奇,却不敢品尝。程方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抵挡不了老乡的热情介绍,他接过老乡手中的松毛糖放进嘴里:“就感觉像蜂蜜一样甜。”程方伟说道。看见有人开了头,其他队员忍不住想要尝一尝,也为这枯燥的登山路增添了一丝乐趣。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辛攀爬,队员终于来到了火线的上方,一股股浓烟在山脊上的树间肆意扭动着。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蒋飞飞让其他队员原地调整,自己则带着队友程方伟和康桂铭组成先遣侦查组继续向火线前进。 70度的山坡上铺面了松针,踩在上面稍有不慎便会打滑,程方伟背着灭火机正向明火发起冲击时,因为脚下踩滑,径直向山沟滑了下去,下滑几米后他才抓住身旁一根小树枝。只见他一个翻身站起来,不顾身上的尘土,继续投入到扑救工作中。蒋飞飞此时也绕到他的身后,用双手托举着他,防止他再次摔倒。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林中的明火也已扑灭,此时队员们已经连续作战14个小时了,而整场火灾扑救工作用了29个小时。漆黑的山林中,队员们纷纷打开了头灯对一些烟点进行最后的清理。在每一场灭火战斗中,为了防止扑灭的火线死灰复燃,他们对每一处烟点都处理得非常仔细,有水便用水来浇,没有水就用土来掩,直到再没有一处烟点能造成威胁后才会对下一个烟点进行处理。当西昌大队撤退的时候,天已全黑了,漫天的星空挂在头顶,消防员的头灯连成了一串,在漆黑的山里格外显眼。当队员撤下山底时,一些村民们早已在山底等待着。“太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是辛苦了。”一位村民和每一名队员握手时向队员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感谢,沿途上还有许多村民拿着手电筒为返程消防员照亮脚下前进的道路。